分享:一種旅遊規劃的新態度

      2015年10月召開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了“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隨後在十八屆五中全會公報中明確指出“發展分享經濟”,這是第一次將分享經濟寫入黨的全會決議中,標誌著分享經濟正式列入黨和國家的戰略規劃。

      2016年3月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上作《2016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報告中提出“支持分享經濟發展,提高資源利用效率,讓更多人參與進來、富裕起來”。

      從去年首次出現的“發展分享經濟”,到今年提出的“支持分享經濟發展”,反映出的不僅是中央對“分享經濟”的看重,還表明了中央發展分享經濟堅定的立場和鮮明的態度。

      一、什麽是“分享經濟”

      概念

      分享經濟也稱共享經濟,是指能讓商品、服務、資源以及人的才能等通過一定的共享渠道使之重新配置的一種社會經濟體係。

      特征

      ——技術基礎:互聯網技術為開放分享與商業利用的分工協作創造了生產力條件。

      ——行為特征:分享經濟通過平台資源的分享、非排他性複用,降低端到端增值應用服務門檻,實現物盡其用,知識共享。

      ——產權特征:分享經濟實現所有權內部支配權與使用權分離互補,通過租金機製補償支配權分享方的搭便車損失。

      ——商業機製特征:一是以租代買,包括生產資料的以租代買;二是通過重資產(固定成本)分享,支持應用方輕資產運作,降低創業、就業門檻。

      ——利益機製特征:所有者與使用者風險共擔,利益分享;根據風險大小,分配利益大小。

      ——消費機製特征:分享經濟也稱協作消費,協同消費,在生活資料方麵,表現為公眾協作消費,互通有無。

      二、“分享”在旅遊業中的表現

      分享經濟的興起,使旅遊業原有的產業鏈發生改變,旅遊產品的供應不再隻是來自商家,而是越來越多的個人分享產品不斷湧入在線旅遊市場。目前分享經濟在國內旅遊業中主要有三種表現方式:

      住——以分享個人閑置房源切入旅遊行業,代表企業有途家、遊天下、小豬、螞蟻短租、住百家、安途短租等。

      行——以分享個人閑置車輛切入旅遊行業,代表企業有Uber、筷子旅行、我趣專車、PP租車、易到用車等。

      遊——以分享個人閑置時間切入旅遊行業,即所謂的私人導遊,代表企業是丸子地球、客讚、鮮旅客、哈達旅行等。

      三、“分享”對旅遊規劃的啟示

      分享經濟作為一個建立在人與物質資料分享基礎上的社會經濟生態係統,同樣適用於旅遊規劃行業,“分享”應成為旅遊規劃業界的一種新態度。

      分享,讓現有資源價值最大化

      以往的旅遊開發以建設為重心,規劃在旅遊目的地新建各種住宿設施、遊覽設施、娛樂設施、餐飲場所、購物場所等,但旅遊有淡旺季之分,淡季時將造成旅遊設施、場所的閑置與浪費,這與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的“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十分不符,而“分享”的引入,則可避免這種閑置與浪費。如在編製規劃時,可建議整合原有的酒店賓館和社區居民閑置住房用以旅遊住宿,而非大規模新建。充分整合旅遊目的地的閑置資源,使已有資源配置效率最大化、存量利用效率最大化,既能降低旅遊發展成本,又可利於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

      分享,讓溝通無障礙

      作為互聯網條件下的“新經濟”、“新商業”形態,分享經濟需要通過移動互聯網、物聯網等技術來配置閑置資源,因此旅遊規劃中應注重對旅遊目的地移動互聯網智慧平台的打造,為旅遊者和當地閑置資源供給者建構信息共享平台,既有利於旅遊者更好地出行和遊覽,又有利於資源供給者宣傳和租售產品和服務。

      分享,讓全民受益

      分享經濟講求的是對個人閑置資源的分享,把“分享”理念引入旅遊規劃,需更注重旅遊者和旅遊目的地居民利益問題,在規劃中應強調利用閑置資源為旅遊者提供更低價格、更多選擇、更具體驗性的的產品和服務,旅遊目的地居民可依托閑置資源獲得更多就業機會和收入。發展旅遊必須依靠人民,發展旅遊也是為了人民,發展成果自然也應由全民共享。

      

(作者:趙 耀  潘楊華)  



掃二維碼
關注114三级app

24小時業務專線

0773-8983162